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银山少年》银山少年下载 第76章 跳进黄河 银山少年大叔受

《银山少年》银山少年下载 第76章 跳进黄河 银山少年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8-07 08:05:1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余力禾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赖健康,方鸣谦的小说《银山少年》此文是余力禾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大早,方木根就被阵阵巨大猛烈的敲门声吵醒,从梦中惊醒的方木根浑身发抖,自言自语,不是才审完把我放了?又来抓我?! 他在震耳欲聋

>>>《银山少年》在线阅读<<<

《银山少年免费试读


一大早,方木根就被阵阵巨大猛烈的敲门声吵醒,从梦中惊醒的方木根浑身发抖,自言自语,不是才审完把我放了?又来抓我?!

他在震耳欲聋的敲门声里穿戴整齐,往身上放了一包烟,走过去开了卧室门。

一开门,方木根立刻被人揪着衣领拖出了卧室,单元走廊里人满为患,职工家属冯小珍揪着他的领子大喊:“方木根!终于找到你了!你给我退钱!”

方木根飞快扫一眼,发现人群里并没有穿制服的人,腰杆顿时硬起来,他一把打开冯小珍的手:“干什么!你们这么多人一大早砸门干什么!”

“我老公在你这里买过洗衣机!现在来找你退钱!”冯小珍嘴角唾沫横飞揪住方木根衣领来回拉扯,晃他头晕眼花,方木根气不过,和冯小珍推搡起来,冯小珍一伸手,两只小腿粗的胳膊把方木根推得紧贴墙壁动弹不得,方木根这才发现冯小珍强壮如牛。

“退什么钱?!”方木根力气拼不过冯小珍,只得开始讲道理,他恼怒地瞪一眼黑压压的人群,“你们不要无理取闹!”

“呸!”冯小珍对着方木根脸上吐了一口口水,量大质稀,淌了方木根一脸,“你个臭不要脸的,把弟弟偷来的赃物卖给我们!你给我退钱!”

“谁说是赃物!”方木根反手关上卧室门,“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们都知道了,你弟弟被抓起来了,你也被抓起来了!现在想回来拿钱跑路!”

“我跑什么路!”方木根甩开胸前的几只手,“卖给你们的东西都没有问题!”

“那你弟弟为什么被抓起来?!”

“对啊,为什么抓你弟弟!”

“你这么多天去哪里了?!”

“我回老家治病去了,”想起罗场长的吩咐,方木根趁机揉着胸口,“我跟你们说啊,我现在身体不好,你们谁再推我,我要是犯病,你们就要出医药费!”

“赶紧退钱!”昔日的客户们听到要出医药费,纷纷松开抓着方木根的手,维权的念头依旧在心中熊熊燃烧。

“你废话少说,给我们退钱!”

“卖给你们的东西,和我弟弟被抓一点关系都没有!”方木根不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反正没有问题!”

“他们说保卫科要没收!”

“退钱!你今天不退钱,我就坐你门口不走了!”冯小珍推开身边众人往地上一坐,两只手抱住方木根的腿,“退钱!”

方木根甩着腿,冯小珍两只手铁钳一样箍着,挣脱不开,方木根又急又气:“卖给你们的电器,都和我一样清白,是从外面带回来的,我方木根拿性命担保,保卫科不会没收。”

“凭你一张嘴,我们就信你?!”

方木根心里发笑,当初在客厅里排队求自己,又是发烟又是诉苦的客户,和眼前这批气势汹汹的讨债鬼是同一批人。

“那你们想怎么样?”方木根挥着手,“东西是清白的,也没有质量问题,保卫科也无权没收,你们闹什么?”

“你卖赃物!我们要退货退钱!”

“对,赃物!”

“我弟弟被抓是他的事,我卖给你们的如果是赃物,我早就关进去了?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你们说话?”方木根摊开手,“你们用脑子想一想,不要听风就是雨。”

“我们不管,反正来路不明的东西,谁晓得哪一天又出什么事情,快点退钱!”

方木根索性也往地上一坐,和冯小珍面对面:“随便你们,反正我不退钱,你们堵门也没用。”

各种谩骂羞辱顿时劈头盖脸扑来,方木根坐在地上充耳不闻不动如山,还点了一根烟。李秀兰在他身后哗地拉开卧室门:“你们天天闹天天闹,闹你们个死人头!有本事去保卫科告!”

“一帮欺软怕硬贪便宜的老滑头!”李秀兰推开人群,“你们都给我让开,老娘还要上班,还要做早饭,你们给我走远点!”

她推开人群走进厨房,过了一会举着把菜刀出来,明晃晃提在手里:“还堵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出去!这里是我家,你们出去,不要妨碍我做饭!”

“你个盗窃犯家属,还想持刀行凶?”

李秀兰砰一声把菜刀砍在厨房门上:“你们拿出证据,能证明卖给你们的是赃物,我们就退钱!没有证据,谁再乱嚼舌根,老娘就把他舌头剁下来!”

方木根忽然躺在地上,揉着胸口呻吟起来:“我胸口痛,胸口痛,秀兰,你去把我的速效救心丸拿来,快去,快!”

李秀兰飞快推开人群,冲进卧室,拿了一瓶速效救心丸出来,面如土色打开瓶盖,把盒盖上两颗特效药丸取出来,颤颤巍巍塞进方木根嘴里。

方木根嚼着两颗灵丹,指指门口这群人:“秀兰你记住,记住今天这些人,把他们名字一个个记下来,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每家都要去、去、去要医药费!”

方木根捶着自己的胸口痛苦呻吟,冯小珍触电一样松开手:“你不要装死!我刚才看你还好好的!”

方木根指指冯小珍:“秀兰,你记住,冯小珍骂得最凶。”

“呸!哪个骂你了?我要去买菜了,改天再来找你算账!”冯小珍预感到要被方木根赖上,蹭地转身开溜,逃跑身法格外灵活,如一条大鲶鱼入水,嗖一下钻进人群,三下两下挤不见了。

冯小珍一撤退,人群顿时响起一阵嗡嗡声,李秀兰的菜刀在厨房门板上闪闪发亮,方木根的速效救心丸暗示再闹下去,他们要承担大笔医药费,一阵商量,老滑头们接二连三撤出走廊,噼里啪啦踩着楼梯下了楼,在阵阵骂娘声里远去。

方木根指指单元大门,李秀兰过去轰一声关上大门,方木根这才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灰骂:“一群忘恩负义的小人。”

李秀兰目瞪口呆:“你不是胸口疼?你起来干什么?”

“人都走了,”方木根压低声音说,“我就是演演戏。”

李秀兰咬牙切齿从门上拔下菜刀,指着方木根:“我有时真恨不得剁你一刀。”

“你赶快烧点泡饭,我等下还要去上班。”方木根说。

吃了早饭,方木根骑自行车去二号竖井上班。交接班时毛有志弟弟毛有量看了他一眼:“你这么久去哪里了?”

“回老家看病去了。”

“回老家?”毛有量笑笑,“那你都没有带点土特产回来?”

“我是去看病,又不是探亲。”方木根捶着胸口,“我现在心脏不好。”

“那你要多注意啊,”毛有量笑嘻嘻,不戳破方木根的丑事,“你回来我哥知道了没有?”

“你先别跟他讲,我这几天要好好休息。”方木根接过记录单签了字,“你快点回家睡觉。”

上午开卷扬机时,又有几个人想来退货退款闹事,被班长李红旗以影响生产安全为由,拦在了大门外。听着楼梯下的动静,方木根一阵懊恼,这一回,自己的名声真要活生生被搞臭了。

中午休息吃饭,方木根去采场食堂,他站在窗口排队打饭打菜时,热情地和几个老乡打招呼,老乡们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方木根打好饭菜,走去老乡们那一桌,他一坐下,桌上就沉默下来。方木根开口说了几句话,一桌人纷纷端着饭盒站起来,走去食堂外面吃饭聊天。

心高气傲的方木根感觉遭到了歧视和羞辱,他冥思苦想一下午,下班后骑车去了保卫科,走进余队长办公室说:“余队长,你给我开个证明。”

“什么证明?”余队长眯起一只眼。

“清白证明,证明我是清白的,没有卖赃物。”

余队长想了一下,嘿嘿干笑几声:“小方,我从来没有听说,保卫科还能开清白证明?”

“我的事你都清楚,”方木根说,“你帮我开一个证明,证明我是清白的,不然他们天天找我闹,我说不清楚,也吃不消。”

“小方,要开这个什么清白证明,你也不应该来找我呀,”余队长发过一根烟,开始踢皮球,“哪个抓你去的,你找哪个单位开,这样才有说服力。”

想到遥远的刑事侦查科,方木根打了一个冷战:“找他们?那太远了,余队长你帮帮忙,你要是不信,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嘛,我真是清白的。”

“你回来就好了,那些事还管他们干嘛,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说,你还管的了他们的嘴?”余队长嘿嘿干笑几声,“有些事别解释,别人还以为你心虚咧,熬几天,熬几天什么就过去了。”

扯了一通皮,方木根两手空空回了家,客厅里坐着几个来协商退货退款的人,方木根捏了捏口袋里的速效救心丸,快步走进客厅,当着他们的面,打开小药瓶倒了一把药丸捏在手里,丢进口中,端着茶缸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把速效救心丸往桌上一拍:“我现在心脏不太好,你们有什么事快点说。”

有了速效救心丸保驾护航,方木根逢凶化吉,拒绝了退货退款的无理要求。

方木根拿来白纸墨水和毛笔,在桌上开始写字,李秀兰过来看一眼:“哟,你现在还有心情练字?”

“我懒得天天跟他们烦,我要写个告示。”方木根说。

“告示?你写告示要贴哪里给人看?”

“就贴在走廊里!”

夜里方木根在门口贴了一张告示,白纸黑字,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单位的大红公章助威。

告示是这样写的:

告示

本人方木根特此声明:

第一、本人患有心脏病,不能受惊吓,早上敲门请三思。

第二、本人所售家电,来路正当,质量牢靠,一律不退货不退款。

第三、身正不怕影子歪,本人清白,光明正大,谁再造谣,保卫科见!

速效救心丸和一

银山少年

银山少年

作者:余力禾类型:现实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赖健康,方鸣谦的小说《银山少年》此文是余力禾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大早,方木根就被阵阵巨大猛烈的敲门声吵醒,从梦中惊醒的方木根浑身发抖,自言自语,不是才审完把我放了?又来抓我?! 他在震耳欲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