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胭脂点点潇以寒》胭脂寒全文 第四十五章 惊变 胭脂点点潇以寒无广告

《胭脂点点潇以寒》胭脂寒全文 第四十五章 惊变 胭脂点点潇以寒无广告

发布时间:2020-04-03 08:06:1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陌世轻安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李大人,陆翊潇的小说《胭脂点点潇以寒》此文是陌世轻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从妇人那里辞行,陆翊潇心下已有了计较。 快马加鞭赶往码头,走水路回江南要快许多。 八月的天正是阳光毒辣之时,热烈的阳光照耀大地,

>>>《胭脂点点潇以寒》在线阅读<<<

《胭脂点点潇以寒免费试读


从妇人那里辞行,陆翊潇心下已有了计较。

快马加鞭赶往码头,走水路回江南要快许多。

八月的天正是阳光毒辣之时,热烈的阳光照耀大地,经受不住的草儿垂下了头,恹恹的,毫无生机。

陆翊潇骑马自大道行过,激起一片尘土飞扬,内心是焦急万分。在没看到孙以晗时,他这颗心不知如何安放。

眼前的路,平坦开阔,已然能看到不远处的碧波万顷,映着阳光,清风拂过,掀起涟漪,荡漾着星星点点的光。

翻身下马,陆翊潇赶往码头处,此刻的码头客船往来不绝,好不热闹。

“船家,江南的行船可还有?”

陆翊潇文质彬彬作了个揖。

垂落的墨发飘扬,眉目深邃硬朗。

老船家抚掌一笑,抚着须发道

“公子这是赶巧了,老夫这船正好去江南。”

闻言陆翊潇点了点头,笑道“如此,便有劳了”

掀袍上船,他找了一个极佳的位置便坐下静待。

还记得四年前同晗儿一齐回江南,水路两月,她便不适了两月,上吐下泻,每每吐完,苍白的小脸看的他也心疼。

只是他们尚有间距,他能做的只是递过一杯清水。

她苍白着脸,接过,身子靠在船壁上,小手捧着水,咕咚咕咚喝下。

一杯饮尽,耳边若有似无飘来一句“多谢”

思绪收回,陆翊潇弯了嘴角,长身玉立立在船头,此时的客船已经开动。

四处打量一番,船上的客人不算多,左右不过十人,有一对夫妇领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稚童坐在船蓬里。

有个客人,提着一个麻袋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陆翊潇低眉深思,李淮若要运珍珠回江宁,若是水路必然要相遇,派出去打探的人还没有消息,如今这番一去若要是错过了,那便前功尽弃。不过好在婶婶最终还是告知了他。

……

竹屋——

陆翊潇一早便候在屋外。

见得妇人打开门,他附身作揖

“婶婶”

妇人关门的手一顿,索性打开门走出来。

“公子为何还不离去?”

“婶婶此事事关人命,还请婶婶谅解。”

妇人坐在石凳上,悠悠一叹

“也罢,也罢,你既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淮儿和贽儿是孪生儿,他们的胎记在左肩,都是一朵凌霄花,只是形状不一罢了,淮儿的那朵是半合的,而贽儿是盛放的……”

“婶婶是早就知道清平县令已经不是李淮了吧”

“……没错,我早就知道了,在我看到淮儿的尸首时我便清楚了……但是老妇人我只有这一个儿子了,除了成全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清平县不可无县令,淮儿和贽儿,他们是分不清的……只是若当初我们听从那老道所言,事情也不会成这个样子……作孽啊!”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李淮是死在李岳贽手里,他的恨意未免大了些”

“是我们的错,若不是我们太过纵容,他们也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妇人我无颜见李家列祖列宗”

妇人泪流满面,攥着胸前衣襟悲痛欲绝。

陆翊潇一脸沉默,久未言一语。

他的视线落在竹林里那突出的坟头上。

尔后起身向那边走去。

妇人擦掉泪,也随着一同前去。

坟头前那块墓碑未有名姓,也不知归属。孤零零立在那里,好不凄凉。

“我要他亲手刻上碑文,回来认错,只是不知能否等到这一天,他的脾性一向如此,自小习武,只是心思连我们也琢磨不透……”

陆翊潇抬头转身“他定也是不曾知晓,婶婶早已知道。”

“他能瞒过其他人,又如何能瞒过我?我是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的……罢了,公子想知道的妇人已经告知,只是希望公子及时阻止他,让他不要错的太离谱……”

……

清风徐来,两岸树木苍郁,入眼皆是赏心悦目的绿意。

陆翊潇掀袍坐下,拿起桌台上的茶水轻抿一口。

暗处有人目光如炬,漫不经心的望过来,陆翊潇明了,轻转身借着袍袖的遮挡,将水倒入江中。

空杯落在桌面,那人方才收回视线,将手中麻袋打开,阳光下一道明亮的光闪过。

照着稚童熟睡的脸,男子轻揽住女子欲走,还未走出一步,双双便倒地不起。

船上众人皆跟着倒了下去,陆翊潇也倒在桌上,侧耳听着他们的动静。

“看清楚了吗?”一古朴苍老的声音传来,正是刚才那船夫。

“与画像之人一模一样不会有错”

“嗯,那便带走吧,上头还等着”

“是”

脚步声从船尾行过,黑衣人东翻西找,不对的人全扔下江中,陆翊潇听着一个个落水的声音,内心再不能平静,手握着腰间抽出来的竟是一把软剑。

黑衣人听闻动静踏上船头,一个个蒙面手持大刀。

陆翊潇踏着桌面飞身而下,落入他们中央,软剑挑、刺、扫。

黑衣人便纷纷负伤落了水,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江面响起。

老船夫手提着刚刚熟睡转醒的稚童威胁。

“放下武器,否则我便将他也扔下去”

陆翊潇内心焦灼面上却不表露一分,丢掉手里的软剑。

稚童吓得哇哇大哭,叫醒了身旁的女子。

女子见得自己儿子在他手上无心顾忌他手里的刀,便一头撞过去,将孩子抱入怀里安抚。

老船夫后退数步,心下恼怒,一刀挥向母子俩。

幸得陆翊潇眼疾手快,一脚踢起地上的软剑,飞身上前挡下。

“当——”

利器相撞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妇人见状抱着孩子躲在陆翊潇身后。

论力气,老船夫自然不如这年轻后生,刀剑碰撞那刻,被震开数步。

见事情似乎不像所想那么简单,老船夫瞥了眼波涛滚滚的江水眼中闪过阴狠,刚刚落水的人已不见了踪迹,想是这江水湍急,将人卷送了出去。

老船夫内心闪过计较,一刀插入船板,用了十足的力气。

陆翊潇见状变了脸色,眼看着插口处已有江水冒出。

老船夫大笑一声“既无法带你回去,如今就在这里也能交差了”

拔出刀泊泊的江水肆意。

胭脂点点潇以寒

胭脂点点潇以寒

作者:陌世轻安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李大人,陆翊潇的小说《胭脂点点潇以寒》此文是陌世轻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从妇人那里辞行,陆翊潇心下已有了计较。 快马加鞭赶往码头,走水路回江南要快许多。 八月的天正是阳光毒辣之时,热烈的阳光照耀大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