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燕山谣》燕山板栗苗 免费下载 燕山谣LOLI控

燕山谣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燕山谣》是木葳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韩青岚,高榕,书中主要讲述了: 暮鼓晨钟中,即使坐落在人潮涌动的闹市,寺内朝露的

|更新:2021-01-21 00:06: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燕山谣》是木葳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韩青岚,高榕,书中主要讲述了: 暮鼓晨钟中,即使坐落在人潮涌动的闹市,寺内朝露的

《燕山谣》免费试读

暮鼓晨钟中,即使坐落在人潮涌动的闹市,寺内朝露的气息似乎也依然清冽怡人,仿佛不同于一墙之隔的浊世红尘。

因东街寺地处闹市,占地有限,狭长的布局难显恢弘不说,能按定例建好必须的大雄宝殿与法堂已很艰难,更不用想去造景作势了。

所以除慕名到此一游的文人墨客,来进香的只有家在附近,想为自己或家人求功名的平头百姓。

而真到这儿进香的善男信女,虽没高门大户无事出门要在巳时后的规矩。眼下却也正忙着一日的生计,哪会往寺里跑。也因此,七公庙此时还清净的很。

韩青岚一路走来,只遇到两三个洒扫的僧人。

因他常来寺中,也不用人引路,在对自己合十的僧人点头致意后,两厢便各自继续。

淡白还不耀眼的曦光,透过七公庙中庭的参天古木茂密的枝叶,洒下点点大小不一的光圈。

沐浴在光晕中,徜徉无人小径的韩青岚,舒服地微眯着眼,轻仰着头,边前行边享受着一日中最温柔的日光。

但直到快近大雄宝殿,仍一个生面孔都没见着的情况,让他诧异的同时终于认真了些。

奇怪了,坐着那种马车来参拜的人别管是男女老少,即便没带如云仆从,也该有贴身随侍伺候,且行住坐卧都必精细讲究。

也就是说,没搅得东街寺人仰马翻,也该闹出点儿动静才是。

但这位还真是……一切从简?又或特意嘱咐别太张扬?

韩青岚越发好奇,可路上猜测的种种情形,等进入大殿后,却完全没见着。别说静默恭顺的仆人,就连人影都没一个。

空荡荡的大殿里,只两炷香在铜质香炉内静静燃着。

很显然,是有人来上过香,却没从正门离开。

可七公庙因在闹市,寺内僧众为了便于打理看顾只开正门。向后走也只有僧人们起居的法堂,别说出去了,就算是误打误撞走了去,也会被立刻发现赶回来。

更不用说过了这么久,却一点骚动都没有。

越发离奇的状况,让韩青岚嘴角兴味盎然的笑,越发明显起来。

有趣,却也显然不该深究。

他正犹豫——

咔,啪嗒!

两声极轻微的脆响从殿侧传来,第一声明显是树枝受力折断的声音。

韩青岚略一迟疑,已轻手轻脚向声音来处走去。

————

东街寺因占地狭长,本身香火也不繁盛。大雄宝殿右侧的西配殿不仅被省去,院墙内外还种满了贝叶棕与高榕用作遮掩充数。

此时,被留在院墙下的紫竹,吓得一颗心差点儿跳出腔子。

“郡主!您,您快下来吧!若是,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奴婢有几层皮也不够揭呀!”

因情绪过于激动,即使将嗓音已压低到极限,听来依然尖锐刺耳。

丹阳刚有惊无险的爬树后又跳上墙头,还不等坐稳,听到这一声刚想回头冲紫竹安抚的笑笑,却不慎脚下猛地一滑,差点儿真跌下来。

“卡呀!呜呜……”

这一惊之下,紫竹几乎发出鸟鸣声。好在她被丹阳猛瞪来的目光一吓,反应迅速用手堵住了嘴,才没让惨叫扩散引来旁人。

“嘘!”

丹阳虽半边身子都悬在半空,但仍坚持着用气声又嘱咐一遍紫竹后,才努力再次爬回墙头,重新坐稳。

“呼……”

惊险是惊险了点儿,但还真让她重新回忆起了儿时的乐趣呢。

这样一想,丹阳有些沉重和紧张的心情,竟也松快许多。

她回头冲紫竹呲牙一笑,用口型道:

‘好好在这儿等着,别漏行迹,随时准备接应我!’

一语毕,她扬手一抛,将紫竹临时买来的,此时已绑住粗壮树枝的麻绳,顺着院墙扔去了隔壁。

寸土寸金的京城,尤其是东街寺周围这种平头百姓聚居的地方,所有建筑恨不得都挤在一起。

所以,即使是不染世俗的方外之地,也不得不入乡随俗,让邻居借借光。不仅省了中间的小巷,还直接就同用了一堵院墙。

而此刻,也就方便了丹阳溜去东街寺的隔壁,梨香园的院落。

不引人注意的悄悄攀下墙来,丹阳迅速就躲去树丛更茂密的地方。

“……上台,能早点成角儿多好。”

“就你也想登台?哈,再等十年都算早的。墨阳那是多少年才能出一个的……”

两个结伴而行的小戏童,边聊着边经过丹阳的藏身地,却都没发现咫尺之距的树丛里有何异样。

丹阳屏息等待,当两人走远后才无声无息的大喘了口气。

还好,她的行动够轻够快,否则刚才不等落地就要被人发现,转眼就该扭送官府了。

缓过口气,四下又张望一眼后,丹阳才钻出树丛,仪态从容的快步向主戏楼走去。

梨香园,京中三大戏园之一。

且是唯一做到雅俗共赏,能被大众与权贵同时接纳的戏楼,而名震九州。

所以,乔装成一般商户女的丹阳郡主,又是这般贪玩儿好奇的年纪。她这时辰出现在戏楼虽早了些,也就不算太出奇。

但其实,丹阳本身并不爱看戏。两辈子加起来,她也只在府中凑趣时,看过请来的戏班子而已。

她能记住这儿的原因,则是此处按上一世的记忆,在府外命案发生后很快就查被封,并找出了能证明幕后黑手的有力证据。

当时年少的她,无惧无畏的并没被府中的各种谣言吓住,甚至因好奇还特别关注过这件奇案一段时间。

眼下,丹阳则有赖于此,才能先于官兵与捕头,找到这里。

可来到主戏楼后,面对从上到下,总共五层的各种包厢雅室,她欲哭无泪的仰头四顾并在心中默叹了口气。

‘啧,自己真是小看了曾经九州第一的戏楼。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多雅室?!’

但仅一瞬后,丹阳已重新振作。

她上辈子自认活的窝囊极了,但唯一值得骄傲的是,学会并坚持住了一个习惯——绝不知难而退,望而却步!

而登上第一层后,丹阳立刻抬手拦住了一名路过的戏童,落落大方的直言问道:

“敢问,我若想请郡主来这儿看场戏,该定下哪个雅室才好?”

《燕山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