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银山少年》银山少年余力禾 腹黑攻 银山少年大叔受

银山少年

现实已完结

主角叫赖健康,方鸣谦的小说是《银山少年》,它的作者是余力禾最新写的一本现实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锡生招待三人的方式是先带他们去洗澡。李锡生撕了四张澡票,带他们去工人村澡堂,方鸣谦跟在后面免费入场。 工人村澡堂灯光明亮,水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7 08:04: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赖健康,方鸣谦的小说是《银山少年》,它的作者是余力禾最新写的一本现实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锡生招待三人的方式是先带他们去洗澡。李锡生撕了四张澡票,带他们去工人村澡堂,方鸣谦跟在后面免费入场。 工人村澡堂灯光明亮,水汽

《银山少年》免费试读

李锡生招待三人的方式是先带他们去洗澡。李锡生撕了四张澡票,带他们去工人村澡堂,方鸣谦跟在后面免费入场。

工人村澡堂灯光明亮,水汽氤氲,五人脱得赤条条,穿过四排水龙头后,走去白色瓷砖砌成的泡澡池。他们已经去晚了,下井的工人已经来泡过,一池清水如今已变成了洗砚池,黑水荡起涟漪,水面浮着油垢。四十度热水上那层反光的黑色膏状物,随着水波荡漾,一层层涌向池边。

大胡子名叫赖健康,江阴乡下人,带着两个徒弟,唤作黑石头和小泥鳅,三人四处做木工赚钱,人生理想是靠做木工攒够讨老婆的钱,衣锦还乡,明媒正娶,洞房花烛,生个大胖小子,靠一身手艺做个良民。

木工赖健康三人用手拨拉开池边的黑泥,赤条条泡进澡池,鼻孔里发出满足的叹息声。三人靠在池沿,拿毛巾泡了热水,贴上额头闭目养神,脸上泛出满足又舒畅的表情。赖健康身材五短壮实,胸口手臂大腿小腿上满是乌黑卷曲的汗毛,配合鸡窝头和络腮胡,简直像一个丛林野人,这让方鸣谦找到了打趣他的由头。

顽童方鸣谦提着水桶悻悻靠过去,坐在三人身后问:“赖健康,你为什么这么多毛?”

赖健康睁开眼睛:“你怎么能喊我名字?你要喊我舅舅,快喊一声舅舅。”

“赖舅舅,”方鸣谦喊了一声,“你还没回答我问题,你为什么这么多毛?”

两个徒弟闭着眼笑起来,赖健康也闭了眼:“我天生就这么多毛,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们老师说,”方鸣谦兜了一个圈子,“人和动物身上长毛发是为了御寒,比如头发长得长,冬天就不怕冷,可以不戴帽子。”

“嗯。”

“那你身上这么多毛,冬天是不是不怕冷,可以少穿两件毛衣?”

“人哪有不怕冷的,毛多也要穿毛衣。”

“那你这一身毛不是白长了?”方鸣谦看了看他乌黑的胸口,“又不能当毛衣保暖,又不好看,长那么多干什么?剃掉去。”

“咦,你个小赤佬,毛长在我身上碍你什么事?”

“我看了难受,感觉脏兮兮的,你要不长这么多毛,可能还好看点。”

两个徒弟忍不住又笑起来,赖健康发动反击:“你不要说我,等你跟我一样大,说不定毛比我还多,还更难看。”

“赖舅舅,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胡子长成这个样子,以后找老婆要怎么亲嘴?”

两个徒弟放声大笑,方鸣谦还不肯罢休:“嘴还没有亲到,脸先被你扎破了,别人刷皮鞋用鞋刷子,你用胡子就可以直接刷皮鞋。”

“你奶奶个熊的,”赖健康瞪圆了眼睛,从水里站起来要抓方鸣谦,“我不揍你屁股你上房揭瓦是吧?”

方鸣谦闪身跑开,看赖健康两眼喊:“别人洗澡都脱光光,你干嘛还穿黑三角裤?脱掉脱掉!”

李锡生一把抓住方鸣谦,满是老茧的手掌啪啪两下打上他的屁股:“你今天又来劲了是吧?满嘴瞎话没大没小!”

方鸣谦咝咝吸着气,摸着屁股上两个鲜红掌印满澡堂乱跑。转了一圈回来,三人泡好了澡,站在水龙头下冲澡,水量开到最大,冲得水花四溅,赖健康浑身发红,拿一条毛巾给黑石头搓背,搓出一层层老泥,像一条条灰白色小蚯蚓,方鸣谦嘴里啧啧有声站过去说:“别人洗澡会泡胖,你们洗澡会瘦。”

“为什么?”黑石头又上了当。

“他都帮你搓了两三斤老泥出来,你等下穿裤子啊,皮带要多收一点,裤腰才不会往下掉。”

李锡生扬手又要打他屁股,赖健康一个眼色,三个人把方鸣谦抓住:“搓两三斤是吧?我们来给你搓一搓,看看能搓多少老泥下来!”

三条毛巾来来回回在方鸣谦身上搓来搓去,搓得他嗷嗷乱叫浑身发红,直到赔礼道歉认了错,三人才放过他。

赖健康边搓边对李锡生感慨:“还是你们矿里好,洗澡不要钱,还发洗澡票,进来随便洗,还可以洗完衣服再回去,我们那里是没有这个待遇。”

李锡生说:“吃国家的饭,总要享受一下好处,要不然白白从外面调到这个山沟里干什么?”

黑石头突发奇想问:“那你们矿里还招不招人?我这样的有没有希望?”

赖健康一巴掌在他背上打出一个五指山:“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想当工人?老老实实拉锯子刨木板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锡生说,“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还是你们这样的手艺人吃香,只要肯干,哪里都不怕,我们一辈子只能蹲在这个山沟沟里了。”

李锡生又指指方鸣谦:“现在就眼巴巴指望这个小萝卜头有点出息,以后考个大学。”

“公公公公,为什么有出息就要考大学?像我小叔叔那样开火车不可以吗?”

“你考了大学毕业出来就是国家干部,”赖健康说,“你知道什么叫干部?出门坐小车,住小洋房,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哪个不想当干部?”

方鸣谦抓抓头,幻想自己坐在黑色圆头小车里的模样傻笑起来:“给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那我以后考个看看,要是没有你们说的这么好,你们就……”

“就怎么样?”

“给我买小车,让我住洋房,楼上楼下……冰箱彩电洗衣机,电梯电话电影院!”

几个人又要抓他搓背,方鸣谦连忙跑开,自己去外面更衣室透气乘凉。

三人在水龙头下洗得水花四溅,一个个洗到手指发白表皮发皱还不肯罢休,简直要进入无我忘忧境界,李锡生说:“好了好了,再搓皮就要破了,你们饿了没有?我们赶紧回去吃饭,有洗澡票天天都可以来洗,不急着这一下两下的。”

三人依依不舍走去更衣室,擦干身子换好衣服,从澡堂出来,个个红光满面心情愉快,一路吹着口哨,走回李家院子,沈勤囡已经备好满满一桌接风饭——食堂打的几大盆肉,巴掌大红烧大排,拳头大的狮子头,一缸虎皮蛋红烧肉,一盆红烧划水,自家地里种的南瓜、西红柿、土豆、丝瓜炒了几大盘,每一盘都抵得上平时两盘,黑石头闻见香味,肚子不争气一阵哀鸣引来哄堂大笑。李锡生从厨房搬出满满一饭甄捞饭,放下一摞海碗说:“今天晚上放开肚皮尽管吃,吃饱了后面才有力气干活。”

方鸣谦端着碗在一边看三人吃饭,这才知道什么叫吃得香,一筷子菜三口饭,满满一碗米饭跟吸进嘴里一样,哗啦啦就见底,盛上第二碗,小泥鳅略微害羞红了脸,用筷子指指碗里的大排说:“我夹一块啊。”

“你客气什么,”李锡生环眼圆睁,“这些菜今天都要吃掉,食堂饭菜票打回来的,就是招待你们的,吃吃吃,多吃点,真不要客气。”

方鸣谦用筷子插了个狮子头举在手里,学着李锡生的口气:“这些菜今天都要吃掉啊,你们看,我就不客气,我使劲吃,吃吃吃吃。”

黑石头和小泥鳅这才放开了手脚,胆子大起来,连连朝大排和狮子头出击,吃得满头冒汗,脸红脖子粗,一会功夫,几个人就把一饭甄捞饭吃了个底朝天,每人又倒上一碗热水,大口大口喝着叹气,赖健康满足地打了几个饱嗝说:“老李,明天我们就开工,我赖健康保证给你做得顶呱呱,你要是找得出毛病,我一分钱都不要。”

方鸣谦说:“舅舅舅舅,等你给小姨打完了家具,帮我打一个书架,我有压岁钱,你要做得好看,我多给你一点。”

赖健康摸着他的脑袋:“舅舅给你打书架不收钱,就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以后在人多的地方,不要再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不许出舅舅洋相,行不行?”

“这个嘛,”方鸣谦咬着筷子,“我不是要出你洋相,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毛那么多,乌漆嘛黑的不好看,我怕你以后找不到老婆。”

李锡生热辣辣的大掌飞上他的屁股,方鸣谦嗷一声怪叫躲去一边,李锡生指着他:“从今天开始,只要舅舅和这两个哥哥跟我告状,讲你胡说八道,我就收你骨头。”

李锡生比出三个手指:“告一次状,三十记屁股,你记好了。”

吃过饭,李锡生带着三人把杂物间里的东西都搬进院子里,在里头架起了木板通铺,三人铺下被褥棉絮,躺下去倒头就睡着了,没一会,杂物间里就鼾声震天,嘘声此起彼伏。方鸣谦好奇地打探着他们带来的大盒子,又爬去院门口的木料上坐着,日子忽然一下变得五光十色起来了,方鸣谦想,爸爸和小叔做起了生意,迟早要当万元户,小姨虽然跟肖洋去了贵溪,现在又来了一个舅舅两个哥哥,还要给我免费打书架。他回忆了一下最近的课程,也没有什么特别难的,秋风吹过老槐树,沙沙声里飘下片片树叶,院子里昏黄的灯光照出来,身后草丛里阵阵虫鸣。

《银山少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