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亲方泽》席方泽 全文无弹窗阅读 一亲方泽免费试读

一亲方泽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小显,运树的小说是《一亲方泽》,它的作者是尾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梅花好看吗?” 那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像极了他。 火红的炉火映照下。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回应他,好看。 小显坐在一旁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7 04:03: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小显,运树的小说是《一亲方泽》,它的作者是尾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梅花好看吗?” 那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像极了他。 火红的炉火映照下。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回应他,好看。 小显坐在一旁绣

《一亲方泽》免费试读

“梅花好看吗?”

那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像极了他。

火红的炉火映照下。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回应他,好看。

小显坐在一旁绣起桃花,刚落了一针,光秃秃的白色绸子上只有一极小的绿。

她诧异地看了一眼姑娘。

哪里有什么声音?

“姑娘,你这是幻听了。”

幻听?

梅香不知道有多少次,出现这种场景了。

不是一次,也不是两次,而是多的已经数不清。

苍白的小脸对着小显点了点头。

小显叹了一口气,低头,继续绣桃花。

梅香烤着火,看着屋外的那梅花继续发呆。

思绪回转。

她问自己这梅树是多少年前,她种上的?不,她同他一起种上的?

如今细细想了想,却怎么也记不清楚它到底是哪一年哪一天哪一个时辰种上的。

记忆中似乎也是这样的一个下雪天。

那一天,天气冷的出奇。

她身穿红衣红裙,正是爱美的年纪。

人躲在王爷的屋中,门窗关的很严实。

屋里烧着银炭,可即便这样,还是感到彻骨的寒冷。

“天好冷。”她对身旁的小显说。

小显站在一旁,揉了揉冻得发红的手,点头。

梅香刚想对她说,一起烤烤火。

小显发红的手指了指窗外。

她看过去,讶异地发现。鹅毛大雪突然而至,令人措手不及。

心内一动。

她推开朱漆色的门,从屋内走了出来。

抬头仰望。

雪落了一脸,她胡乱地把雪从脸上抹开,有些悻悻地退回屋内。

待了许久,也未见王爷回来。

再次推开屋门的时候,雪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

她一脚踩下去,雪淹没了她那时刚做好的火红色的冬靴。

梅香讶异了一下,有些呆呆地望着前方。

怎么就突然下起雪了呢?

一切都毫无征兆。

她瞟了瞟眼前。

雪还没有来得及扫掉。

于是,她踏着厚厚的一层雪,一步一步很困难地回到自己的闺房中。

那一天,她的鞋袜全部都湿透了,不过,她却没有在意,因为,雪天,靴子湿透,是常有的事情。

她顽皮,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环顾了一下自己住的小院子,突然间发觉,下雪后的院落,空荡荡的,没有丝毫的朝气。

第一次入了这辰王府。

她就感受到这种不同于家乡的气息。

她有些怯懦。

可他坚定有力的双手无时不刻地在告诉她,给她信心。

她这才得以同意在这毫无生机死气沉沉地地方住下。

这一住就是一年。

推开窗户,想在皑皑白雪中找寻其他色彩的物件,她睁大眼睛寻找,却一无所获。

“是不是太空落落的了?”她问身旁下朝回来,正帮她烤着鞋袜的他。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院落,天与地似乎要融为一体。

他没有感到空落,只觉得震撼。

自然,他选择了沉默。

沉默并没有阻止她想要改变的心。

她上前,一把握住他正拿着她鞋袜的手。

他的手很大,带着暖暖的潮意。

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恳求地看着他说:“我想种一棵树。”

“一棵?”他以为她要许多。

“嗯,”她异常执着地说,“一棵在雪中飘着暗香的树。”

梅香虽然没有表明这是一颗什么树,可是,他又怎么不知道呢?能在冬天雪中开花的树,除了冬梅还能有什么树?

这是很简单的答案。

他一目了然,根本不用猜测。

“想家了?”他问她。

“嗯。”她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喑哑。

他反握住她的手,一时豪气万丈许下诺言。

“来年,我为你种满院的梅树。”

她听后,十分感动。

“今年就种吧。”

他无奈地指了指窗外,提醒她冬天不是种树的最佳时机。

她望了望院落中的皑皑白雪,托着下巴,呆呆地望着窗外,有些不开心。

“真是可惜。”

“如果现在就能种上该有多好。”

他勾唇笑她:“冬天种树,这树能成活吗?”

她眉眼弯弯,拉着他的衣袖,央求着:“会成活的。我有独门秘籍,娘亲教过我的。”

他的心猛地一疼。

她的娘亲是为了救他,才悄然离世。她的爹爹相思成疾,不久,也离开人世。

他对于她……

抬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

梅香顺势趴在他的腿上,小手拉着他的衣袖。

“种上一棵就可以,我不贪多。”

他淡淡一笑,看向窗外,神情中带着思考。

种上树,更像她家吧?

梅香看着他。

他点头应下。

“好。”

那天下午,梅树真的被运来了。

在皑皑白雪中,就这么闯入到她的视野中。

虽然已经知道,它会被运来,可那一刻,她望向他的时候,心中更多了一分爱意。

她笑了笑。

此生,如果能一直与他这样相守,该有多好。

厚厚的雪上留下四道很深的痕迹。

那是他的属下运梅树留下的。两道是车轮留下的车印,两道是运树的人留下来的脚印。

车轮压在雪上,脚踩在雪上,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那声音掺杂着她的喜悦,异常地悦耳动听。

她至今还记得那声音的清脆,犹如炎热的夏日中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唤卖酸梅汤和冰水的声音。

两棵树从车上被卸下后,他们便围成一圈,开始为种树做准备。

“慢一些。”他唤她。

她从屋里跑了出去,出声阻止了他们。

“我可以自己种吗?”她问他们。硕大的眼睛,忽闪闪的,让人难以拒绝。

与那些大家小姐不同,她生来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虽然如今不用自己出来劳作,可她更喜欢亲力亲为。

自己的树,尤其是自己特别喜欢的树,当然要自己种。

他没有诧异,仿佛早已知道她会这么说一般。

他挽起自己的玄纹水墨色的衣袖。

她望着这样子的他怔了怔,之后灿然一笑,她想告诉娘亲爹爹,此生,她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而这个人在此刻,让她成为了世上最最幸福的人。

他虽贵为王爷,却时刻让着她,容着她,惯着她。

她劳动时,他陪着她。

皑皑白雪中,他握住她白皙的双手。

梅香抬头。

他微微低头,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你喜欢的,我也会试着喜欢。”

《一亲方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