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酒旗》酒旗风暖少年狂 男妃文 酒旗精彩阅读

酒旗

历史连载中

新书《酒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薄雾掩,主角唐月,刘问,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李涟打开窗户看向下面,街上都是身着铠甲,手持枪戟的宋军,她急忙出了房门,站在二楼看向大堂,唐月轻和高处恭都在楼梯口,她焦急的说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6 08:06: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酒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薄雾掩,主角唐月,刘问,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李涟打开窗户看向下面,街上都是身着铠甲,手持枪戟的宋军,她急忙出了房门,站在二楼看向大堂,唐月轻和高处恭都在楼梯口,她焦急的说道

《酒旗》免费试读

李涟打开窗户看向下面,街上都是身着铠甲,手持枪戟的宋军,她急忙出了房门,站在二楼看向大堂,唐月轻和高处恭都在楼梯口,她焦急的说道:“怎么回事?店外全是军士,发生什么事了?”

唐月轻双手一摊:“高兄打了几个贵公子,然后就来了这么些人。”

高处恭桀骜的一笑,不屑一顾的说道:“什么贵公子,不过是几个地主老财的后辈,小爷打了他是他的福气!若不是因为你,这样的人我平时都不会动手,简直是自降身份!”

唐月轻正要说话,大门被踹开,军士鱼贯而入,把店里的人都围了起来。那别驾阴着脸进来,问道:“谁是登临意的掌柜?”

唐月轻,李涟正要发话,高处恭上前扬着头说道:“我便是,你要怎的?”

那别驾起先没注意,看清对面之人是高处恭时,吓了一跳,连忙拱手上前:“下官大名府别驾刘问,见过高公子。”

高处恭毫不理会,径直问道:“我便是这登临意的掌柜,你带着兵闯进来,要做什么?”

那刘问心下疑惑,连忙解释道:“回高公子的话,方才不久万教谕的公子,团练使的公子,刘通判的公子,还有犬子和本地钟大善人之子,都在街上遭遇不测,有歹人袭击了他们,听万府的小厮说,他们本来是想来登临意的,所以下官前来盘问。”

高处恭冷笑一声:“哼,我怎么看着,你这架势不像是打算盘问,倒像是想拆了这家店啊!”

刘问擦了擦汗,怎么也没想到高处恭这家伙在这里,这就难办了……莫不是那几个混小子和高处恭起了冲突?说着说着,他看到唐月轻站在后面,板起脸问道:“你,过来!”

唐月轻一愣,走到高处恭旁边,并肩而立,刘问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这个年轻人隐隐有一丝睥睨天下的气势,连高处恭都似乎有些以他为首……

“大人,不知喊草民何事?”唐月轻拱手问道。

刘问背着双手问道:“今日你店外发生的事,你可看到了什么?”

唐月轻看了一眼高处恭,说道:“回大人的话,今日来了几位公子,在外面喧嚷,说是小店买的新鲜物件奶粉,是掺合了面和糖水的假货,嚷嚷着要拆了小店,结果我们东家,高公子上前与他们理论,谁知他们胆大包天,竟然率先朝高公子动起手来。”

刘问心里咯噔一下,这帮小畜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们这些老人都不敢惹高处恭,这几个毛头小子……

“那然后呢?”刘问急忙问道。

“然后周围围观的百姓,不知怎的,就叫嚷起来,说是奶粉明明不错,货真价实,他们自己尝得出来,当时情况混乱,草民只注意着东家,不知道谁先动的手,结果围观的百姓一哄而上把几位公子围起来打,草民赶忙把高公子拉到店门口,我们势单力薄,根本阻止不了人群,最惨的是万公子,他并没有动手,只是问了几句话,竟也惨遭毒手,等巡城的押司带着人过来时,已经鸟兽散去,草民又不认得他们,根本没记住凶手,唉!”唐月轻表情悲痛的说道。

刘问听了,这年轻人说得确实和小厮说得差不多,这几个后辈,平日里干的事他也略有耳闻,民怨沸腾,趁着混乱下黑手也不是没有可能,这……这帐怎么算?

高处恭问道:“我说刘大人,你的兵影响我这日进斗金的生意,这损失你来赔吗?”

刘问擦了擦汗,拱手说道:“下官不敢,既然此事与登临意无关,又是高公子的买卖,那自然是不相干的,左右,都退下!”

那些军士听了,都齐齐退了出去,刘问朝着高处恭拱手道:“下官改日,登门拜访向公子赔罪,得罪之处,还望见谅。”说罢,便退了出去。上马回去了。

唐月轻见刘问走了,转头望着高处恭:“你到底什么来头?这家伙怎么一见你就怂了?”

高处恭也望向唐月轻:“你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我感觉刚才我若是不在,这姓刘的要命丧此地?”

两人对视良久,哈哈大笑起来。

楼上,李涟收起剑,松了口气。后院门口,小五和手下收起了弩和钢刀。二楼楼梯口,小三把火折子盖灭,把门口的火油罐子又松了回去。

“四个8!”

“哎呀,你还有几张牌了?”

“报单了,你快点!”

“王炸!哈哈,一张6,我赢了!”

“等会,老子刚才就下了一张小王,你哪里来的王炸?!”

“想耍赖啊,莫不是输不起?”

“放你娘的屁!”

登临意的二楼,又充满了欢声笑语,一楼的门重新打开,人们进进出出,生意依旧很火爆。

万教谕面色阴沉,坐在自家中堂,听着别驾刘问讲今天的事,听完后用手指敲着桌子,问道:“你觉得真是如此?他们是被一群刁民打的?”

刘问拱手道:“回老师,刚才下官去医馆看了他们,刘家小子已经醒来了,只是气力虚弱,不能多说话。我便把今日问到的说与他听,他也点头应我,看来登临意的人说的不假。只是,那么多刁民,我们也无从抓起……”

“哼!”万教谕满是褶皱的脸上满是怒气和不甘:“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你去差人守在那登临意门口,把进出买奶粉的人都抓起来,记住,等他们走远了再抓,抓住后直接打一顿,这样便为我儿报仇了!”

刘问张大了嘴巴,这……这能行?可又一想眼前这老头子的脾气和手段,也只好如此,才能解他心头之恨,便拱手道:“老师放心,学生照办。”

过了些日子,天气冷了下来,早晨起来,能看到草地上有薄薄的霜,已经是深秋时节,唐月轻在屋里冻的瑟瑟发抖,见老翟提着一筐煤炭抬进了他的房间,唐月轻起身披了衣服,走到老翟的门口,敲了敲门。

“吱呀~”

门开了,老翟的圆头探了出来,一见是唐月轻,赶忙开了门说道:“唐公子。”

唐月轻问道:“方便进去吗?”

老翟一愣,点着头说道:“哦哦,方便,方便,唐公子请进。”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草药味,屋子里还有一股腐气,虽然收拾的干净,可唐月轻依旧皱眉,屋子分两间,外头是桌椅,里头是床,一个妇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谁呀?”

老翟应道:“是唐公子来了。”

里面传来咳嗽声,唐月轻听到那妇人的声音:“唐公子勿怪,老妇人身染重病,不能起身谢您容留之恩了。”

唐月轻坐下,对着里头说道:“无妨,你安心休息,我就是过来看看。”说罢,看着房子中间的火盆,老翟直接把煤块扔进去,一屋子的煤烟,这他娘的病好不好不知道,人迟早一氧化碳中毒。

唐月轻指着火盆问道:“我说老翟,你这样屋子里不呛么?”

老翟用铁棍拨了拨碳盆,挤着眼说道:“有什么办法,为了不冻着,只能如此,木炭太贵,我又用不起。唐公子见笑了。”

唐月轻皱眉看着屋子,窗户还是关的,老翟这二傻子,迟早把他和他妻子闷死在屋子里。唐月轻起身,对着老翟说道:“我先走了,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莫要客气。”

老翟赶忙起身相送,唐月轻摆摆手示意他回去,下了楼,到了后院。

小三和小五正在烟熏火燎的烧饭,小香在一旁切菜,几个人冻的直吸鼻涕。唐月轻摇摇头,喊道:“小五,过来。”

小五抬头,一见是唐月轻,笑着跑过来问道:“唐公子,喊我什么事?”唐月轻紧了紧领子,说道:“你跟我来。”

唐月轻引着小五到自己房子里,拿出纸笔,画上了炉子的各个零部件,还有烟囱管子的图案,折起来递给小五说道:“去,找个铁匠铺,让他按图纸上的打造一份。”

小五拿过去收起来,说道:“唐公子,咱们庄子上就有,是以前的老人,无论是打造刀剑还是农具,都是顶顶好的。”

唐月轻点着头说道:“那行,尽量快些。”小五回屋穿了厚衣服,绑了披风,牵了马就绝尘而去。

负责柜台的叫王永的汉子,走了过来说道:“唐公子,有些事。”

唐月轻疑惑的看着他:“什么事?”

王永皱眉说道:“最近咱们店里的客人明显少了。”

唐月轻说道:“天气冷了,不愿意出门的人大有人在,没什么奇怪的。”

王永点头道:“小人刚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可后来见有些客人鼻青脸肿的,匆匆拿了奶粉就走,还不止一个人,小人便偷偷跟踪,发现他们出了咱们登临意,有的赶回家了,有的被人拉到无人处痛打一番,奶粉被踢的撒了一地,小人跟着那些人,见他们只挑从咱们登临意出来的人下手。”

唐月轻笑着说道:“这是文的不行来武的,你暂且不要伸张,等小五回来,再做计较。”王永点头,拱手行礼,下去了。

唐月轻看着院中的石头,思索着什么。

高处恭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今天突然到访,还带着一些酒肉,让小三和小香去煮,唐月轻心疼的看着上好的羊肉被大锅炖了,赶忙又花了份图纸,托前来送奶粉的庄子里的人带回去给小五。

唐月轻和歌笑,李涟,高处恭四个人围着火盆暖手,高处恭问道:“最近那些人没找你麻烦?”唐月轻笑着说道:“找了。”

高处恭点头:“找了是意料之中,你打算怎么对付?”

“什么怎么对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唐月轻取了一壶酒,温在炭盆上面的罐子里,里面还煮着一些鸡肉,水冒着蒸汽和泡,空气中一股肉香。

高处恭说道:“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大名府的地方大员,不要闹太大。”

唐月轻取

《酒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