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梦作七年》七年一梦迟迟醒 立场倒换 一梦作七年主角是林非,夏刚的小说

一梦作七年

短篇连载中

《一梦作七年》是十里木樨林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梦作七年》精彩章节节选: 馨园和林非结婚五年肚子还隆不起来,去医院检查没啥毛病,便对林非说:“我们去求送子观音,听说很灵验的!”林非就陪馨园去了一趟观音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8 16:06: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梦作七年》是十里木樨林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梦作七年》精彩章节节选: 馨园和林非结婚五年肚子还隆不起来,去医院检查没啥毛病,便对林非说:“我们去求送子观音,听说很灵验的!”林非就陪馨园去了一趟观音庙

《一梦作七年》免费试读

馨园和林非结婚五年肚子还隆不起来,去医院检查没啥毛病,便对林非说:“我们去求送子观音,听说很灵验的!”林非就陪馨园去了一趟观音庙,从观音庙回来没多久,馨园的肚子就大了,林非很诧异:自己比太监强不了多少,馨园却……看来这送子观音还真管用……

馨园的预产期在惊蛰前后,离惊蛰还有几天,馨园便让林非把她送到医院。

馨园很欣赏一首谚语:“春雷响动惊蛰天,万物苏动景泰年,凤生一子定乾坤,猪生一窝毁墙根。”

她希望惊蛰这天把孩子生下来,倘若应了谚语,那就谢天谢地。

还真心想事成,惊蛰这天,天空果然响起春雷,馨园肚子疼了几回,小生命呱呱落地了,是个男孩,馨园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护士给馨园道过喜开始清理胎气,擦去婴儿额头上一块污垢,那里却是一只眼睛。

护士是个十七八的小姑娘,没见过这等事,吓得语无伦次:“三只眼……三只眼的婴儿……”

林非一怔,抢上前去捂住护士的嘴巴:“喊什么喊?吱嘛喊叫看我拧下你的脑壳……”

小护士落荒而逃,林非心中便像打翻五味瓶,他没想到馨园会生个怪胎,脸阴得仿佛要下雨,当即把馨园母子接出医院。

回家途中,林非气不打一处出了:“馨园,咋能生个怪物?这是不祥之兆,我看把他扔进山谷算啦……”

馨园痛骂林非,将婴孩紧紧抱在怀里不依不饶:“无情无义的两脚兽,怎会生出豺狼心肠?敢对孩子不轨,我就死给你看……”

从此,馨园像母鸡护雏那样呵护婴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惊蜇”。惊蜇一天天长大,一见林非,不是瞪眼便是嘘气,父子倆有水火不容的心态。馨园怕惊蛰的第三只眼睛遭人笑话,便想用胶带纸把那里糊起来,可这胶带纸刚一接近额头,一股强大的气流便从眼睛里直冲出来,将胶带纸重重推开。馨园打个愣怔,寻思这一定是只神眼,便在首饰店打了一副像贾宝玉佩戴的那种头饰,中间镶上镜片给惊蜇戴在额头上,神眼竟然接受了。

不觉光阴荏苒,惊蜇已是一年级的学生了,课堂上,班主任陈老师一打开书本,惊蜇就说:“我知道你要讲什么,这些我早学过。”陈老师以为惊蜇脑子有问题在说臆语,试问道:“说说我要讲什么?”惊蜇道:“不就是‘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吗?”陈老师大怔,惊蜇瓦口漏倒核桃把课本从头至尾通背一遍。陈老师惊呼:“天才,千载难逢的天才……”惊蜇笑道:“老师不要恭维,前几天你给学生买教材吃了2000元回扣是不是?你是老师这样做很不道德……”

陈老师脖子也红了,嗜好蝇头小利的他每年要从书店老板那里吃些回扣,这些事情神出鬼没,惊蛰咋会知道,这小子是人还是魔……陈老师立即打电话把林非叫来,陈老师的老婆是医生,和林非很熟悉,陈老师也就不把林非当外人,一见面便直言不讳:“你家孩子比纪高官还厉害,我教不了他,赶快领回家吧!”

林非本来就不喜欢这个怪儿子,见他一进学校便惹祸,气得豹眼圆睁,扬手来打,惊蛰退避一边:“你们大人真无聊,做了腌臜事还狼狈为奸……”林非被惊蛰一番揶揄,气得像头吹胀的猪,追着惊蛰撵打,但惊蛰行动神速,一眨眼跑回家去了。林非窝着一肚子气赶回家中,惊蛰挑衅般站在屋地上朝他冷笑。林非叫骂不止:“你这个不详之物,家庭非让你踢散不可……”

惊蛰不屑地说:“爸爸心中有鬼,才发蛤蟆气,你并不是嫌我揭发陈老师,你是医托,早晨给陈老师做医生的老婆送红包被记者曝了光……”

林非惊得一怔,跳起来就是一撇子,但他没打着惊蛰,气极败坏地吼叫:“成精哪不是,这种事你也知道……”惊蛰数落道:“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些年你做医托挣的都是昧心钱,那是老百姓的血汗啊……”林非恼羞成怒,抓起一根棍子劈来,惊蛰跳出圈子:“你打不着我,这叫困兽犹斗。”林非恨得牙齿直痒痒,惊蛰道:“不要恨我,倘若放弃不光彩的医托职业,我会让你获得一笔财富!”

“去你***头!”林非粗骂一句,突然灵光一闪:“真能让我获得财富,我就不做医托。快说,财富在哪里?”惊蛰白他一眼:“这座院落的地下就有!”林非岂能相信:“想挨揍是不是,农家杂院,哪里会有财富……”

林非和馨园租住在郊区农民张大头的大杂院,前不久张大头死了,亲戚作价要把院子卖给他们,林非在城里预定了住房,明年就可交工,坚决不买。张大头亲戚苦求:安葬张大头我花了两万元,你给两万元院子就归你们了。

馨园心想两万元不是个大数目,就作通林非的工作买下了。

两万元买的破院子有财富,不啻于天方夜谭,但林非是个势利之人,嘴上虽说不相信,还是找来一把镢头地毯式地挖掘起来,挖了大半夜,只挖出一块大石头,林非气恼地把石头挖了三镢头咒骂惊蛰:“狗小子不得好死,竟然哄骗老爸?什么狗屁财富?只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

惊蜇嘻嘻笑道:“石头就是宝贝,如果拉到城隍庙,准有人出高价购买。”林非歇斯底里:“烂石头满河滩都是,谁会要?再胡说,看我不揍扁你!”

馨园拦住林非:“动什么粗动?孩子既然这么说,你不妨去试试嘛!”林非利欲熏心,虽然肝火大动,但还是抱有一丝欲念,第二天便借了一辆板车,要把石头拉到城隍庙去。惊蛰提示他:“不要贪心,见好就收!”林非回敬一句:“去你个小混头,老爸还不知狼是麻的……”

林非把石头拉到城隍庙前坐定,一个学者模样的老者便向这边走来,一见林非面前的石头,眼睛一下子瞪直了。他问林非这块石头哪里来的,林非谎说从大山里采来,拉去石料厂加工茶几,正在这里歇脚呢。老者长叹一声:“加工什么茶几?这是宝贝,你卖不卖?”林非一怔,方知惊蛰没有骗他,忙不跌地说:“卖卖卖,咋能不卖,老师傅你给多少钱?”

老者随和地蹲在地上:“我研究了一辈子天文,人都叫我天文张,唐朝时,有块陨石自天而将落在中原一带,人们寻找上千年没有消息,没想竟在你手里,我给你20万元卖不卖?”

林非惊出一身冷汗,一块石头买20万,看来真是宝贝,是宝贝就得加价,林非趁机抬到50万,天文张给了林非50万。

林非揣着50万元兴冲冲回到家,惊蜇却说:“太贪心,20万元是你的,剩下的30万元立即捐出去。”

林非傻了眼,惊蛰振振有词:“街西谷雨患重病,家里没钱治,你把钱捐给她家吧!”

林非眼睛瞪得像铜铃:“捐给她家?他家是什么东西?”

谷雨的爸爸夏刚和林非是大学同学,两人都爱上校花“馨园”,但馨园钟情于老实厚道的夏刚,林非明知自己竞争不过夏刚,用了一出“借刀杀人”的诡计——盗窃同学5000元塞在夏刚床铺底下,学校保卫处搜查后认定夏刚是小偷,送派出所判了一年徒刑。

夏刚坐牢后林非用尽手段将馨园揽入怀中,夏刚却惨了,出狱后被学校除名,抱着一台爆米花的机器自谋生计,后来和一个村妇结为夫妻,生了一个叫谷雨的小女孩。

林非在郊区租房时和夏刚相遇,夏刚不知道是林非陷害他,一如既往地对林非友好,还爆了一锅米花让林非带给馨园吃。

林非七窍生烟,心想这个该死的夏刚到现在还牵挂馨园,狼子野心不可小觑,他把爆米花扔了,相遇夏刚的事也没给馨园提说。

夏刚命运多舛,自己倒霉不说,妻子在去年又遭遇车祸,五岁的女儿谷雨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无钱医治,这些天愁得茶饭不思。

林非不愿意把钱捐给谷雨,却和陈老师密谋几天,租了一辆车去偷猎者手中收购鹿茸、麝香、羚角一类的贵重药材。

林非一走,惊蛰就对馨园说:“妈妈,林非不是我爸爸,他背逆天伦,坏了良心,不会回来了,我要去找亲爸爸……”

馨园惊得目瞪口呆——当年她借口送子观音和夏刚暗中同居怀上惊蛰,但这是他们两人的秘密,惊蛰咋会知道,看来这孩子是有特异功能。馨园推脱不掉,只好带着惊蛰来到夏刚家。

夏刚打坐陋室愁眉不展,听罢馨园叙说喜出望外,一把抱住惊蛰道:“孩子,这是天意,爸爸不知怎么感谢上苍……”

惊蛰说:“爸爸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落到这等地步,都是林非害的……”

夏刚惊得瞠目结舌,把目光转向馨园,馨园声泪俱下:“林非当年为了把我弄到手,使用了卑鄙手段送你坐牢,你却一直蒙在鼓里……”夏刚傻愣半天,突然狂跳起来大喊大叫:“天不藏奸,天不藏奸啊……”

夏刚正在屋里又哭又闹,天文张走了进来:“这是夏刚的家吗?”夏刚回过神来看了天文张一眼问他有事?天文张进到屋里说:“有人给你送来一张现金支票。”夏刚一怔,把支票拿在手中一看,竟有50万,疑惑不解地看着天文张。

馨园一旁插上话:“老师傅是不是购买陨石的老教授?”

天文张点点头:“支票是卖给我陨石的林非送来的,叫我转交夏刚……”

馨园听得心惊肉跳:林非不是和陈老师购买药材去了吗?怎么……

几个人匆匆赶到秃

《一梦作七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