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魔悲歌》神魔诛天 章节列表 神魔悲歌忠犬攻

神魔悲歌

玄幻连载中

完结小说《神魔悲歌》是独舞寒潭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丰善,林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张清远缓缓的放下大锤,心想:“是啊,自己被愤怒一时冲昏了头脑,要是自己真杀了张毅然,要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20: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神魔悲歌》是独舞寒潭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丰善,林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张清远缓缓的放下大锤,心想:“是啊,自己被愤怒一时冲昏了头脑,要是自己真杀了张毅然,要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想

《神魔悲歌》免费试读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张清远缓缓的放下大锤,心想:“是啊,自己被愤怒一时冲昏了头脑,要是自己真杀了张毅然,要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想到这里,对着张毅然说:“看在父亲跟风儿的面子上,我饶你一命,你好自为之吧。”随后拉着儿子往司徒兰的方向走去。

“好一幕父慈子孝,张大哥,金铸司都做的这么绝了,让你和大嫂还有公子陷入绝境,我帮你了结了这个家伙,然后跟我们走吧,在我们那里你绝对是上宾。怎么样?”丰善不失时机的说道。

刚都一脚迈进鬼门关的张毅然现在已经忘记了脚踝的疼痛,背后的雪已经融去了一大片,不知道是血还是汗。

“你杀不杀他,那是你的事情,感谢你的盛情,对不起,恕难从命。”张清远拉着儿子,环着司徒兰说道。

“真是苦恼啊,还是先了结了他,这样你气消了,我们也好谈。”说罢,丰善手多了把蛇形长剑,直奔张毅然的喉咙刺去。

忽然间,马蹄声四起。

“敢动我儿子,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找死!”一柄黑色长戟直接飞向丰善,可还不到丰善身前,就被北老用两个无肉的手指弹射了回去,重重的撞在来人的马匹上,连马带人一起撞向了后边紧跟过来的人,一整排的马全部前腿弯曲,可谓是人仰马翻。而丰善的蛇形剑已经刺入了张毅然的喉咙,张毅然双目上翻,口中鲜血涌动,已然断了生机。

看到这一幕,张毅风吓傻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眼中充满了恐惧,司徒兰觉察到儿子有异,拉起儿子的手,蓝色的光芒从自己的手中传递给儿子,安抚着他的情绪,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儿子的双眼。张清远则更多的解气,死有余辜。

来人正是张毅然的父亲张清道,他找到皇帝派来的禁卫,伤了其中一人后,就被禁卫穷追不舍,看到儿子的信号弹就直奔城西而来,刚到就发现到儿子即将被杀,也顾不得张陵南的嘱咐,就要出手阻止。可惜还是晚了,看着死不瞑目的儿子,他心里在滴血啊,虽说是个不成器的东西,经常惹是生非,可毕竟比小儿子张毅栋有前途啊!张清道捡起长戟,对着禁卫首领林平道:“大人,张某刚才失礼了,为的就是带大人来追捕这群逆贼,之前,我先遣犬子尾随他们来此,结果……,还请大人和小人一同出手,捉拿他们,那边那个小子,就是大人这次行动的目标,张毅风。”说着对着张毅风指了指。

“兰儿,等下估计会有一场恶斗,你趁机就带着风儿赶紧走,我来断后。”张清远看着张清道指向他们这边,对司徒兰细声道。

“远哥,我们一起,等他们打起来,我们就跑。”司徒兰急切道。

“放心吧,有你们在,我还要分心照顾你们,出了西门,直接往天云城跑。去找林上流城主,我们天云城见。”张清远对司徒兰说道。

两人细语之际。

“原来是金铸司的张大哥啊,失敬失敬。”林平鄙夷了看了眼张清道后说道。

“你们是何人,居然敢在帝都屠杀皇亲,还不束手就擒,交出张毅风,否则杀无赦。”林平走上前对着众人说道,特别看了眼北老,刚才弹开长戟的那一手,他是远远的看到的,这是什么身手,他着实心里没有底。

“我当是谁在这里吠呢,原来是皇帝的几条狗啊,打扰别人谈事,还真是够烦人的。”丰善依旧痞痞的说道。

“禁卫何在,给我抓住这群逆贼。”被丰善称作狗,林平差点没有喷出血来。

“北老,麻烦您老人家动手做了这群就知道吠的家伙,我去把张清远一家抓住,我们就可以撤了。”丰善躬身对北老道。

北老话也不说,直接一个闪身,鬼魅般的就出现在了禁卫的人群中,腐肉露骨的双手直接插进了一个禁卫的脑袋中,被插中的禁卫手中武器掉落,整个人止不住的颤动着,眼中流出绿色的液体,暴露在外的手脚迅速的腐烂起来。看到这样的场景,所有的禁卫快速的闪身开来,生怕下一个被这样杀死的就是自己。北老抽出自己的手,在鼻前闻了闻后,摇摇头,再闪身已经出现了在另外一个禁卫的身前。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就这么倒下了,林平难以置信,他带来的人都是百里挑一修炼武力的精英,修为最低的也是武宗一段,可这个血衣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屠戮着着自己的手下。林平拔出自己的双短碧云剑,红色武力集中在双臂上一个跃身就跳到了北老的身后,双剑劈下去,头都没回的北老,一只手挥起挡在身后,林平的剑就这么硬挺挺的被这么看似无意的举动挡住了。见双斩无用,林平又挥起其中一把,劈向北老的腰身,依旧被挡住的那把剑,这时剑身已经被北老握在手中,拉向了自己的腰身处,再次挡住了林平的攻击。见攻击无效,林平使劲将剑从北老手中拖出,开始想办法,如何对付眼前这个怪物。

另外一侧,丰善手持自己的蛇形长剑也跟张清远斗的难分上下,他手中的尊级蛇形长剑是自己的铸造的,其中还封了一个生前修为为巫妖二段的蛇形蛮兽,附带技能蛇信击,武力可以形成蛇吐信样的攻击,更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武力伤害,这也是为什么同为武宗二段,他可以一剑就刺入了张毅然的喉咙,了断了他的性命的原因,虽然张毅然被封住双脚,也没有武力外放,可身体的强度还是有的。但张清远手中的王级大锤虽然没有没有封魂,却稳稳的压制着他。这就是铸造武器等级的差距。

“张大哥,你就跟我走吧,我等下打的不赖烦了,我可就让我的手下开始射箭了。”丰善剑挑着王级大锤嬉笑道。

“你就别想了,就是身死,我也不会把父亲交给我东西给你一个外人,你更别想动我儿子。”张清远左手握锤,右手做掌状,拍在锤柄上,右脚微收,大锤横着撞向丰善。这是《十九锤法》的第六式---推锤式。

丰善一个闪身后退,见张清远这样的冥顽不灵,索性也不在啰嗦。直接招呼隐卫开始射箭。

一根根长箭从四周飞向张清远,只见他双腿微驱,双手握着大锤,大锤一点猛的砸地,依靠大锤的反弹,双臂用力一转,整个人带大锤在原地转了三圈,飞来的所有长箭,随着大锤的旋转改变了方向,而且加速朝另外一侧飞去,四周有几个隐卫被加速飞来的长箭射中,倒地不起,其中一个更是被直接射穿。顿时,整个地上都是猩红的血。这是《十九锤法》的第九式---荡锤式。

眼看隐卫一个个倒下,丰善一阵肉疼,培养一个隐卫所需要的时间精力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虽然倒下不代表死了,可损失这么大要是还带不回去张清远一家,估计回去后少不了被惩处了。想到这里丰善大声喊道:“用封魂箭。”

话声刚落,四周的隐卫从背后取出那种各式各样的长箭,有回形的,有箭身全是倒刺的,也有箭头特别巨大的。所有隐卫手中的长弓已经开始有蓝色的光晕,随着弓拉满月,箭矢上也同样变成了蓝色,直奔张清远一家而来。

“兰儿,带风儿走。”只见张清远将张毅风母子甩上马后狠狠的踹了一脚,遭受重击的马,快速的跑起来。

“远哥!父亲!”张毅风跟司徒兰同时喊了起来,泪水直涌。

“好好活下去。”张清远看着母子俩的泪水说道。奇形怪状的各种长箭穿破了他红色的武力防御,张清远此时已经被射成了刺猬,可张清远还是没有倒下,口中鲜血四溢,手中的大锤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用追魂箭。”丰善真的着急了,张清远死了自己回去收惩处没事,可要是北老在意的张毅风也跑了,那后果……,他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所有还站着的隐卫,满月长弓搭上所谓的追魂箭直奔张毅风母子的方向而去,张清远此刻艰难的挪动着身体,已经残留不多的武力已经不足以让他挥出《十九锤法》的第十一锤---飞锤式了,也是他现在使用《十九锤法》的极限。这个时候他脑海了浮现的全部都是自己跟司徒兰相遇的情景,自己在门外焦急等待儿子的出生的情景,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场景。

他现在已经有一些失去意识了,他还是站着,依靠王级大锤站着,他本能的掷出王级大锤,使出了全身最后的武力。大锤飞出,张清远应声倒地。

“诶。”一声叹息,只见王级大锤停了下来,落在了一个颈脖刺着紫色海棠的紫衣人手中,追向张毅风母子的追魂箭也在此人面前全停了下来。

“谁?”看到此景,丰善问道。

就差一秒更新就是4月7号的,悲催啊,大家猜猜来人是谁哈?后续更精彩,请各位看官接着看吧

《神魔悲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