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奇途仙道》玄仙道途 总受 奇途仙道百度云

奇途仙道

仙侠连载中

稻田里的蛙新书《奇途仙道》由稻田里的蛙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凌峰,冷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凌峰出了山洞,赶忙四处张望,但眼前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就什么也没有了,急得大声道:“去哪里了?” 瞧得凌峰这般慌神,凌师又是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16:05: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稻田里的蛙新书《奇途仙道》由稻田里的蛙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凌峰,冷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凌峰出了山洞,赶忙四处张望,但眼前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就什么也没有了,急得大声道:“去哪里了?” 瞧得凌峰这般慌神,凌师又是好

《奇途仙道》免费试读

凌峰出了山洞,赶忙四处张望,但眼前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就什么也没有了,急得大声道:“去哪里了?”

瞧得凌峰这般慌神,凌师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家伙平时倒挺聪明机变,这时候却……叹了口气,不由得出声提醒道:“你这家伙,当真是蠢到家了,你看不到,难道不会展开心神感应吗?”

凌峰一怔,暗骂自己:“凌峰啊凌峰,枉你自负聪明机变,怎的遇上一点事就慌神了呢?”但他却想不到自己关心则乱,只不过身在其中却不自知而已。那念头在心间一闪而过,当下不敢多想,赶忙闭眼展开心神。说来也怪,只要丹田出现那极寒与极热的能量,凌峰不仅身体修为大增,连心神感应也是更加宽广与敏锐了。

过得一阵,凌峰眉头微皱,只觉千里外一处空间在剧烈波动。不及多想,急忙靠近心神,下一刻却不由得脸色大变,双眼猛地睁开,身形一颤,便是消失在原地。

这时千里外的一处乱石堆上,那白衣女子却与赤炎狮正展开一场生死之斗。周围到处散布着碎石,这时那白衣女子又与赤炎狮对碰一记,而二者都是身子一颤,双双退后,相对而立。

赤炎狮浑身火红的毛发犹如一根根钢针竖起,后腿的一道伤口正汩汩流出鲜血,发出阵阵怒吼,双眼赤红地望着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的一身白色衣裙,此时却也是被鲜血染红,她一只手按着小腹,鲜血从手中缓缓渗出,滴落在地,胸脯微微起伏,面色苍白地站在当地。

然而就这般对峙了一阵,却谁也没再进攻。

但随着时间推移,那赤炎狮眼中却越来越红,身周开始缓缓喷出血红色的火焰,而就在火势越来越大时,它突然怒吼一声,猛地纵身朝那白衣女子扑了过去。

那白衣女子见它扑来,玉手虚握,手中立刻凝出一把晶莹剔透的蓝色冰剑,剑身一颤,发出一阵嗡嗡之声,身形一动,也是迎了上去,“叮”的一声,冰剑击在赤炎狮眉心,二人就此静立不动。

但过的一阵,白衣女子脸色却更加苍白了,她刚想运劲逼开赤炎狮,但哪知那赤炎狮这时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口烈焰。那白衣女子哪里料得这般变故,心间大惊,竟是吓得呆在原地了。

眼见那火焰将要近身,白衣女子也要遭难,但这时忽然“哧”的一声,一道破空之声传来,随即一抹毫光便闪电般接近那白衣女子,下一刹只见她猛的消失在原地,接着出现在了百米之外。

而那烈焰落空,顿时“轰”的一声,在地上烧了个百米大洞,烟雾弥漫,轰轰作响。

凝目看去,这时只见那白衣女子靠在一个蓝袍人怀里,脸色苍白,直过了一阵,长长的睫毛才微微颤抖,缓缓睁开了美目。接着就是见到一张清秀的脸庞正神情怪异地望着自己,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她心间突然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异感,娇躯一软,仿佛没有了一丝气力,只觉心神渐醉,脑中嗡的一声,竟是晕了过去。

凌峰一惊,急忙叫道:“你怎么了?”原来这人正是从山洞赶来的凌峰,他在感应到白衣女子时便急速赶了过来,到了这里,正好看到她遇险,来不及多想,便是出手救了她。

这时看她昏了过去,心头一突,叫了一声,那女子恍若未闻,伸手去探她鼻息,只觉忽断忽续,显是受了重创,心头顿时又怜又怒,将她那如棉花般地娇躯挪了挪,冰冷地看向赤炎狮,恶狠狠地道:“好畜生,你该死!”

那赤炎狮本来以为会一击杀了那白衣女子,谁知最后凌峰横加干涉,这时也是怒不可遏,当下大吼一声,一口烈焰喷了过来。

凌峰左手抱着白衣女子,右手缓缓平举伸出,忽然“噗”的一声,手掌升起一道冰蓝的火苗,轻轻跳动,煞是漂亮。转过手掌,五指朝着那赤炎狮在虚空一握,只听得“咔嚓”一声,那喷出的烈焰与赤炎狮便是被寸寸冻结,一动不动了。

“哧”的一声收回蓝火,凌峰伸指对着那赤炎狮轻轻一弹,激射出一道剑气,这时只听“咔嚓”一声,那赤炎狮便全身碎裂,顿时化为一地碎冰。

“你该死!”击杀了赤炎狮,凌峰才微觉解气,不敢耽搁,急忙抱起白衣女子,赶回洞中。

到了洞内,将她轻轻放在石chuang之上,赶紧渡入一股清凉的灵力进入其身体,过的一阵,待得她呼吸渐渐均匀,这才停下手来。坐在chuang边,静静看着。

看了一阵,只觉心头砰砰乱跳,不由得转开目光,只是心间忍不住,老是有意无意的瞧她一眼。

过了一阵,那白衣女子才忽然“嘤咛”一声,紧接着柳眉轻皱,就是缓缓睁开了美目。

“我还活着吗?”刚一醒来,那女子似乎有些神智模糊,只是喃喃道。

凌峰瞧得她这般柔弱的模样,心头怜惜之意大起,柔声道:“放心吧,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好好休息一下。”

白衣女子眼前缓缓清晰,睫毛动了动,又是见到凌峰正望着自己,听得他那般柔声细语,心中一安,才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这一次直到了天黑才缓缓转醒,醒来之后,忽闻洞内飘来一股香气,转头看去,这时洞里正燃烧着一堆柴火,柴火上架着一只清香微黄的兔子,不断滴下黄油,落入火中,嗤嗤作响。

这时凌峰从洞口进来,手里拿着一些花草灵根,看到那女子转醒,心感安慰,走了近去,问道:“你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

那女子本是修炼之人,也不会感到饥饿,听得凌峰问她,本能的想要摇摇头,但听他这般柔声,不忍拒绝,点了点头,道:“好罢。”

凌峰一喜,急忙去撕下一只兔腿,走近笑道:“可惜这山中没有调料,否则兔肉定会更加好吃。”说着递过给她。

那女子玉手动了动,但只觉全身没有丝毫气力,刚抬起一寸,又是落了下去,轻轻叹了口气,无力道:“算了,我还是不吃了。”

凌峰见她这么脆弱,心想:“她此时受了重伤,须得先给她疗伤,以防伤口恶化,危及性命。”说道:“那好罢,等你好些了再吃。”

但其实他本来想说:你没有力气,我来喂你吧。但话到嘴边,见到她那般冰冷淡漠的神色,心想此话太过不敬,就又缩了回去。

那女子淡淡点了点头,过了一阵,不由得问道:“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味道。”

凌峰愕然,问道:“你没有吃过兔肉吗?”

那女子轻声道:“没有,我从小就跟在师父身边,她只让我吃一些灵果,说其他的杂食会有损我的体质,后来又是让我修炼,修炼了一段时间,我肚子再也不饿了,就连灵果也没吃了。”

凌峰这才恍然,问道:“你从小就跟师父住在这里,没有出去过?”

那女子第一次见凌峰,只与他说得几句话就不再出声,但这时身受重伤,心头便感彷徨,只不过与他说得几句话却渐渐平和下来,淡淡的回道:“恩,我是师父养大的,我跟她也一直住在这里,从来没有出去过,但一直也是相安无事,但前几天我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条大蛇,它一见我就是缠着不放,嬉皮笑脸地说要让我做压寨夫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便不去理他。”

凌峰听到这里,不由得在心间感慨道:“这姑娘真是一张白纸,什么也不懂。”

只听她接着说道:“后来它见我不理睬,便硬来抓我,我打它不过,只好跑到这里来找师父。它追我到这里,就与师父吵了起来,然后就一直从洞里打到外面。我急忙追了出去,在一旁看着,后来师父传音叫我躲起来,我不敢不听师父的话,就藏在了树林里,但后来看到那大蛇咬向师父,就再也忍不住了……”

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凌峰,道:“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凌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问道:“我叫凌峰,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那女子一怔,她从小到大都跟其师父在一起,除此之外便无第三人,所以也从来没人问过她名字,过了一会,才道:“我师父叫我悦儿,她说希望我可以一直开开心心,还说我体质奇异,于是便让我姓冷。”

凌峰心想:姓冷?果然是人如其名,冷若寒冰啊,说道:“冷姑娘,你受伤的地方疼吗?那赤炎狮伤人会留下一丝火毒,因而伤口也是需要及时清理的,否则时间一久,火毒进入体内,那就麻烦了……”

冷悦皱了皱眉,淡淡地道:“恩,可是我现在没有力气,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凌峰搓了搓手,沉吟了一阵,试探着问道:“这伤口不及时清理恐怕会慢慢恶化,你要是信得过我,便由我帮你疗伤,如何?”

冷悦一怔,随即俏脸一烫,她虽然不经世事,但终究是女子,那种与生俱来的羞涩始终是深藏在心底,这时听得凌峰这话,想起自己所伤之处,要是让他帮忙的话,不免要解衣露体,然而要那般对着一个男子,又是说不出的害羞,只是不由得别过头去,怔怔不语。

凌峰心下揣揣,不知道自己这话是不是惹她不愉了,搓了搓手,有些不安地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见怪。”

冷悦回过头来,道:“我没有怪你,你两次不顾性命救我,我很是感激,只是……只是……”说到这里,却没再说下去。

凌峰心下一怔,随即恍然,暗骂自己蠢笨,沉吟片刻,才道:“这样吧,我帮你裹伤之时闭上眼睛,由你来指挥我清理伤口,这样行吗?”

《奇途仙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