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诸天之从新做人》诸天从魔童降世开始 精彩阅读 诸天之从新做人BG文

诸天之从新做人

科幻连载中

主角是沈炼,周妙彤的小说《诸天之从新做人》此文是惠鹏鹏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何邪穿越了三个世界了,沈炼这个主角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最悲催的,一直被陷害、被追杀也就算了,毕竟这也是主角待遇的标配,但他先是喜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1 08:05: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沈炼,周妙彤的小说《诸天之从新做人》此文是惠鹏鹏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何邪穿越了三个世界了,沈炼这个主角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最悲催的,一直被陷害、被追杀也就算了,毕竟这也是主角待遇的标配,但他先是喜欢

《诸天之从新做人》免费试读

何邪穿越了三个世界了,沈炼这个主角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最悲催的,一直被陷害、被追杀也就算了,毕竟这也是主角待遇的标配,但他先是喜欢上信王的女人,最后更是差点为了这个女人而死,结果依然是各奔天涯。

后来他又遇到了教司坊的周妙彤,结果人家也喜欢上了一个公子哥,他一直以来的付出,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

备胎侠,就是沈炼的代号。

但事实上,沈炼绝不是什么备胎侠。

北斋其人是信王的女人没错,但她沦为了皇位之争的牺牲品,被信王所弃,到了后来其实已经倾心于沈炼了,要不也不可能明明在已经逃走的情况下还返回来找沈炼。

从这点来说,沈炼其实是抢了皇帝的女人,这是一个典型备胎逆袭成功的励志案例!

至于周妙彤,沈炼和她相识是发生在信王登基后,他被贬为小旗,重回京城之后的事情。

沈炼认识周妙彤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周妙彤,而且每次还会在周妙彤房中过夜。

周妙彤睡床,他睡地上,有种相敬如宾的意思。沈炼是禁欲系吗?

当然都不是,因为他这么做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周妙彤,而是他很清楚,周妙彤是北斋的妹妹,他已经把北斋视为自己的女人了,那么周妙彤自然就成了他的小姨子。

身为姐夫,怎么能和自己的小姨子做那种事情?

这是不道德的!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为了保护周妙彤,毕竟他锦衣卫的身份足以让很多人对周妙彤望而却步,哪怕他只是个小旗,但一般的官员也是不敢惹他的。他经常夜宿周妙彤的闺房,自然会让人认为周妙彤是他的女人,从而打消一亲芳泽的念头。

第二,他未尝不是触景生情,想念北斋。

他为什么不跟周妙彤说出真相?因为北斋是崇祯皇帝的黑历史,这是要命的事情,他沈炼能活下来完全是个奇迹,他敢说吗?

他当然不敢。

结果这事儿在周妙彤看来就很奇怪了,你天天往我这儿跑,又送银子又嘘寒问暖,几年下来我特么都认命了,但你就是不睡我,你几个意思?

我是不美吗?眼神不呆萌吗?你跑我这儿过家家来啦?

是个女人都会很介意这种事情,所以周妙彤找了个公子哥,你不睡我,我找个人来睡我,看你什么反应?

沈炼的反应是——没有反应。结果周妙彤就真的和这个公子哥日久生情了。

后来这位公子哥的父亲被诬陷为阉党,满门被抓进诏狱,沈炼彼时已想办法为周妙彤赎了身,要带小姨子离开京城去找北斋了,但小姨子却提出要沈炼去救这位公子哥。

如果沈炼但凡有一丁点喜欢周妙彤,他此时的反应必定是悲愤,或者是沮丧,但沈炼依然没什么反应,他真的就去救了,他是把这个公子哥当连桥了。

公子哥已经心生死念,沈炼为了让他解脱,亲手杀了他,然后要带着周妙彤离开。

这时,周妙彤因公子哥之死伤心欲绝,跟沈炼摊牌了,说几年前周家被抄家,当时沈炼就是执行者,所以她是怕沈炼,而不是喜欢沈炼,让沈炼对她死心。

沈炼当时除了内心愧疚,其实是很懵的,我把你当小姨子,你居然以为我想睡你?

你以为牵了手就算约定?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我照顾你,只是因为我是你姐夫!

否则哪个男人能大度到冒死去救情敌?

沈炼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应周妙彤,然后被东厂追杀,他主角光环爆发反杀,中间又替周妙彤挡了一枪。

他的以死相救,终于成功让周妙彤产生了错觉——这个男人其实很爱她。

所以周妙彤用贴身手帕为他捂住伤口的时候,沈炼表现出来的不是“女神终于开始关心我了”的那种惊喜,而是眼神古怪、木讷。

小姨子,我们不能跨过道德的边境,更不能一起走过爱的禁区,你享受的是幸福的错觉,怕是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所以,沈炼才不是什么备胎侠呢。

丁白缨一向对师兄陆文昭的话言听计从,如今换了何邪,何邪全盘接收陆文昭的记忆,她自然发现不了什么异常,所以一切一如往昔。

她去跟踪沈炼了,何邪则独自出了门,悄然前往信王府。

他如今明面上和信王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不能大张旗鼓去找,所以他是从隔壁的宅子经过密道,直接到了信王府的中殿之中。

当他从地道中出来的时候,信王早就得到汇报,正在殿中焦急等待着他。

见了何邪出来,信王顿时眼睛一亮,忙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何邪的手臂:“怎么样?陆卿,那魏阉可有说什么?”

信王如今不过十七岁,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样貌颇为俊俏,只是薄唇隆鼻,面相略显刻薄。

何邪被信王抓住双臂,也就顺势没有下跪拜见,他注意到信王的个头比自己低大约十公分,不禁微微皱眉。

随即他面色略显凝重,一开口就让信王大惊失色。

“殿下,臣敢肯定,魏阉已经知道了皇上落水,是殿下所为!”

“什么?”信王吓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嘴唇哆嗦着,“这、这……他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郭真已死,是不是案牍库出了问题?陆文昭!本王早说过,让你尽快销毁那《宝船纪要》,你误了本王性命,你、你!本王要你陪葬!”

说到最后,信王已嘶声尖叫,面容扭曲至极!

何邪在心里冷笑,这就是信王!一出事,首先想的就是追究属下责任,他永远不会去想陆文昭为他做过多少事,只会想陆文昭做错了什么,对他有没有阻碍。

为这样刻薄自私的人卖命,简直就是愚蠢!

“殿下不必担心。”何邪面色如常,语气沉稳缓慢,“臣以为,此事未必没有转机!而且,魏阉并没有实证,他只是猜测怀疑而已。”

《诸天之从新做人》 免费阅读章节

《诸天之从新做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