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华山恩仇》箭侠恩仇 健气受 华山恩仇女王受

华山恩仇

武侠已完结

《华山恩仇》是豫北黄沙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华山恩仇》精彩章节节选: 薛莺莺红晕的脸庞微微垂下,周庆海着急地问,是不是刚才打斗太激烈了,咱们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好好休息下。薛莺莺红红的樱桃小嘴儿微微撅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5 08:06: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华山恩仇》是豫北黄沙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华山恩仇》精彩章节节选: 薛莺莺红晕的脸庞微微垂下,周庆海着急地问,是不是刚才打斗太激烈了,咱们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好好休息下。薛莺莺红红的樱桃小嘴儿微微撅

《华山恩仇》免费试读

薛莺莺红晕的脸庞微微垂下,周庆海着急地问,是不是刚才打斗太激烈了,咱们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好好休息下。薛莺莺红红的樱桃小嘴儿微微撅起,你这个余亩榆木疙瘩,我刚才打斗了么?薛莺莺脑袋中又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小伙子不仅长的英俊,心底还很善良,刚才那句话多么关心我。薛莺莺感觉一股暖流从心脏,通过血液流遍全身,温暖了全身。薛莺莺身体酥酥的,脸上的红晕消失了。他傻傻的样子多可爱啊,他说那句话证明了他肯定不是个风流男子,这辈子,这辈子。薛莺莺想说这辈子有了依靠,但少女的羞涩还是让她再次脸上挂上了红晕。周庆海看着薛莺莺一会儿红扑扑的脸庞,一会儿白皙的脸庞,沉醉薛莺莺少女的美丽中。薛莺莺看着周庆海傻傻的样子,红晕褪去,“咯咯”地笑了出来。多么悦耳的声音,周庆海情不自禁地说出来。

薛莺莺虽然年龄小,但江湖经验丰富。周庆海的夸奖和对心中恋人的爱让她少女的心稍稍羞涩。薛莺莺转过话题,对周庆海说那些人现在虽然逃走了,但一定会救急更多的人来围攻你和小草,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周庆海被薛莺莺美丽的容貌和悦耳的声音陶醉了。周庆海好像被薛莺莺催眠一样,听了薛莺莺的话,点头答应薛莺莺。薛莺莺想要伸手去抱起小草。薛莺莺对小草虽然有救命之恩,但对薛莺莺还是不熟悉,下意识地退到周庆海身边。薛莺莺天资聪慧,不再强求。周庆海抱起小草,傻傻地跟着薛莺莺向西走。翻过山岭,走到一片鲜花盛开的地方。薛莺莺看到美丽的鲜花,想着花前月下的情景,站在花海的中央,伸开双臂,闭上眼睛,抬起头,享受着优美的自然环境。鲜花的芳香,阳光的和煦,让迷醉在薛莺莺美丽中的周庆海慢慢苏醒过来。周庆海意识完全清醒后,带着小草慢慢走到薛莺莺身边。周庆海抱拳,谢谢薛莺莺刚才救命之恩。薛莺莺睁开眼睛,自然垂下白皙的手臂,身子轻盈地转回来,说你不用谢我,我还要谢谢你。周庆海张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刚才明明是他救了小草,说不用谢是莺莺心底善良,说要我谢谢我,这可是件怪事。薛莺莺接着说,以你的武功,我根本不需要救你我,我只是救了小草。薛莺莺看见周庆海张开嘴,接着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说的话有疑问。薛莺莺扭头看下小草,但现在还不是我告诉你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心上人的话犹如一条丝线将周庆海的心牢牢拴住。薛莺莺这么美丽的姑娘,不说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何况不管如何,是他救了小草的性命。鲜花的中央长着一个垂杨柳,薛莺莺轻轻一跃,身体如蝴蝶一样轻盈的停在了鲜花上。风儿轻轻刮来,刮起鲜花上的许多花瓣,花瓣在空中飞舞着。薛莺莺秀美的脸庞被鲜花和垂杨柳的枝条遮住一部分,“犹抱琵琶半遮面”。周庆海心海荡漾。小孩子,特别是男孩儿,都是很淘气。小草看到薛莺莺跳到树枝上,自己跟着爬了上去。薛莺莺指着垂杨柳另外一个较为粗壮的树枝,让周庆海上来。周庆海纵身一跃,刮起一阵风,吹乱了花瓣,几个花瓣贴在了薛莺莺的脸上,薛莺莺又撅起小嘴儿,想要生气,看到周庆海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转怒为喜。

周庆海坐在了树枝上,双腿向薛莺莺一样在空中摆动。周庆海问薛莺莺,刚才你吹的那个笛子是什么曲子,那么优美的声音我听着反而有点不舒服。薛莺莺说这是他们门派的独门武功,不会武功的人听了这种笛子的音乐是一种享受,武功不是很高的人听了这种笛子的声音,会向千针刺入脑袋一样痛苦,这武功的名字叫千针穿心。周庆海听了,说千针穿心不妥当,应该叫千针穿脑。两个人在花瓣、垂杨柳中“咯咯、哈哈”笑着。笑完了,周庆海说你是怎么遇到我们的。薛莺莺眼睛看下远方,又看下小草。周庆海是华山派的弟子。在江湖中,武林门派有名门正派和邪魔妖道派之分。天狼门是天下第一邪魔妖道,华山派是天下第一名门正派。在江湖中,邪门妖派做的事肯定是凶狠残暴,名门正派做的事情肯定是光明正大。光明正大与凶狠残暴不兼容,所以邪魔妖派与名门正派是死对头,不是我要灭了名门正派,就是你要灭了我邪魔妖派,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江湖却波涛澎湃。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梦中的如意郎君,如果我将我天狼门掌门薛建立女儿的身份告诉他,他肯定会与我断交,如果我不告诉他,我岂不是在欺骗他,欺骗自己的情郎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对情郎的爱慕,还是让薛莺莺对周庆海说了谎,我刚才是路过这里,听到打斗声音,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小草。

薛莺莺的救了小草与薛莺莺刚才说的我应该谢谢你们自相矛盾,但沉浸在爱河的周庆海哪里想到了这自相矛盾处,说我们两个真该好好谢谢你。薛莺莺听到周庆海谢谢的话,才意识到刚才说的话自相矛盾,看到周庆海并没有发觉,才在心中长长出口气。周庆海说姑娘,我刚才只顾说给你谢谢了,还不知道姑娘你的芳名。薛莺莺说我是女生,你男生先说你的名字。周庆海将自己名字和派别告诉了薛莺莺。薛莺莺心中说,你这个榆木疙瘩,我造就从你的服饰和剑招中看出你是哪个门派的。薛莺莺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周庆海,说周庆海比她大,以后她就直接喊周庆海海哥哥,海哥哥喊她盈盈。

《华山恩仇》 免费阅读章节

《华山恩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